百思夜读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

读猫腻三部小说杂感

2019-08-12来源:中国密封件网

自去年六月至今年此时,我经妥妥推荐陆续去读猫腻的网络小说:《庆余年》、《间客》、《将夜》。三部小说的主人公各自代表了一种人格,但最终的追求都是自由。只不过猫腻在这三部小说中对“自由”的定义不同。


  最初先读《庆余年》。读《庆余年》范闲入京城时,我就开始有预感这部小说我不太喜欢。原因无他,我并不喜欢范闲这个人物。《庆余年》的主人公范闲是穿越者,在原来的世界里他身体孱弱,通读百书但是手不能提,最终青年早逝。于是转世之后的范闲最大的人生目的就是要肆意妄为地活着。就像所有穿越小说的主人公一样,范闲聪慧过人,武艺高强,甚至转世之后的身世都算是举世无双。


  但范闲的心思过于复杂,他最终追求的是活得精彩,所以为了达到这种精彩,他可以不择手段,为了获得最大的自由,他决心成为世间最大的规则制定者。于是在范闲不断追求这些的时候,他一点也没有因不可知而生出的年轻的意气,反而过于缜密,令我觉得这人物变得暮气。他奋斗一生,最终新皇是他的学生,五十多岁开始养老生活,所有人开始自愿或者不得不看他眼色。当时我与银泽争论,我认为范闲因为过于希望好好过他没能过的生命而十分用力、计算精准,过于成熟。看起来过得精彩,为人成熟,但他追求了一生自由,但实际永远囿于自身的追求。

妥妥则说因为这是他第二次的生命,他不可能不成熟,他如果犯了幼稚的错误就是愚蠢。



  我不认为他的想法是错的,但是也不能认同。

  后来我读了《间客》、《将夜》之后,我意识到范闲为什么这么招我讨厌。因为他就没真的败过。范闲的人生是一张棋盘,他算得明明白白了,但是人生活着再谨慎也不可能一直都明明白白的。他获得的自由是博弈之后的胜利,是达成他所算计的目的,而不是基于人本身,对于自我的超越。而人生诸事,从来就没有办法用胜负来衡量,事事都得,实际却是不得。

  与之相对,宁缺不愿算计,较少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他只是做身前一尺,所能尽到的事情。他虽然是生而知之者,但面对人间始终都有生而不知的心。尽管命运大喜大悲,面对敌人经常不要脸耍求饶,但他出于人性的直觉而不是计算来生活。带着桑桑逃跑,他知道很危险,他从来没肯定他们绝对能活。他背着桑桑,始终都是在死亡中找生机。大师兄来接他,他很开心,因为他不知道大师兄会不会来,他的希望是基于他希望大师兄来,是一种玄学的信任,他因为自己的信任是值得的而开心,而不是因为大师兄是被自己算计利用而来。宁缺看见大师兄重伤,他就选择和桑桑自己离开。遇到无数个他没有信心战胜的对手,宁缺也不知道最终的结果是什么,如果大师兄没能来,他只是会有点失望,但不会失败。宁缺始终跟随着自己的感觉和喜好生活,他意识到李渔姐弟有野心,但是他不喜欢算计,就只是避开,直到最终李渔姐弟害死不少大唐将士,宁缺才毫不犹豫杀死李珲圆囚禁李渔。

  的确,范闲的处事,可以少死很多人。宁缺的处事,不断以杀开路。但范闲并不是慈悲,当遇到阻碍自己利益的事,他一样可以用杀人解决。他们本质上都是冷漠的,只不过宁缺比起范闲更像一个会犯错会愚笨会尊重人性的人。当然,区别也在于范闲是为了自己的精彩而活,宁缺一开始为了活着而活,后来为了自己守护的一切而活。因此范闲不够喜欢某一个,反而只要他觉得有利益,又开心,就毫不在意去撩拨女子的心。宁缺同样也会喜欢莫山山,也会对水姑娘动手动脚,但是他真正爱的只有桑桑,确定自己的心意之后便真的和山山以朋友相处。该断就断,比起范闲磊落不少。

  若说范闲是最会算计的,宁缺就是最任性的,而许乐则是最耿直的。

  《间客》的名字起得很神奇,因为正文全篇似乎就没有一个词提到这个“间客”,而这个名字却十分有深意。或许是我觉得很有深意。主人公许乐是联邦长大的,但身份却是帝国皇子。联邦和帝国水火不容,许乐作为联邦人活了二十多年,后来发现自己的真实身份。他是两个战争主体的中间人,两边都是他的家,两边也都是他乡。正是那句茫茫天地间,忽如远行客。许乐的一生只有对错,不论胜负。这是非常理想的状态,因为人生没有胜负,也不会有对错。但许乐最终所坚持的是正义和公平。而活着本来就无法始终坚持对错与正义,人总会因为一些原因作出一些错事。但许乐不会,他发现自己原来支持的总统做了错事,于是毫不犹豫选择行刺。当意识到自己的身份为联邦不容,他就逃走,去帝国除掉恶贯满盈的贵族。当联邦的军队受李政道的命令攻击许乐曾经的战友,他毫不犹豫选择和帝国兵一起对联邦军队进攻。

  许乐坚守的“信”不在于阵营或者身份,而在于人本身或许不能尽到人性的善,但一定要承担所犯过的罪。

  说许乐是一个理想的人格,原因就在于他不同于宁缺和范闲,他是一个审判者。他看重的不是关于自己的利益,而是究于人类本身的善恶和对错。自然人性是复杂的,白玉兰能背叛他一次,于是许乐就去刺他一刀,知道白玉兰不再受到邹夫人的控制就毫不犹豫去信任。自然,猫腻的男主人公扰乱一池春水的事情并不少,但不得不说,许乐比起范闲,哪怕他长得不出彩,但更有人格魅力。

然而有个很神奇的地方,猫腻的这几部小说,字数篇幅无疑都属于超长篇,但是同样作为超长篇的其他大部分小说都没有这几部小说读得令人心累。

依照拙见,判断一部作品是否让人读得“累”,不仅仅在于文笔是否平易近人、字数多少,而在于作品中蕴含的思想是否复杂,挖掘是否深刻,是否形成了多重复调的形式。

  但有趣的是,不怎么成功的小说里,主人公可能会亦正亦邪,但是小人物的性格感情如同白纸黑字清楚明了,毫无挣扎。要么一坏到底,要么就保持善良。原因在于情节的简单和角色内在的思考不足。当小人物没有遇到两难,不挣扎,主人公的成就一番事业的阻力就会小很多。以往的遇到坏人,“打到服为止”的行为就可以成立。但是猫腻这三部小说不同,主人公的性情和小人物一样,都充满“人间味”的挣扎,但在挣扎中人人自持一番道理。无论是《将夜》中的大师兄坚持善良和教化,亲近他人,还是二师兄始终方正守礼,春风亭老朝和无数唐人始终坚持爱护自己的唐国,莲生大师坚持以吃人破昊天,轲浩然“何以浇块垒?以剑气破之!”,于是不仅仅因为喜怒哀乐而喜怒哀乐,更因为在喜怒哀乐背后,人物各有信仰。当人人都抱着各自的信仰和经历,那么主人公如何权衡,如何坚守自己的本心就变得不如单纯修仙练级容易,仅仅在修行中佛宗有了知见障、道宗被分成五境界而有瓶颈,修行人因人本身而见难知难,重点不在于如何得升天境超脱物外,而在于红尘渺茫中守住自己的信。生活在人世,修行修心亦在人世,正如《将夜》夫子战昊天的绝杀之力是人间之力一样,《将夜》本身一如人间百态,兼怀诸理,小说因而有了《清明上河图》中人间百态的嘈杂和广淼。

昨日讨论这个问题,妥妥举了一个例子:“曾经看一篇修真小说,其中一个配角做了叛徒。主角问他为什么,收了什么好处,他说‘四十个包子,一百两黄金。’如果他已经是修真者,包子和黄金是没有用的。在他饥饿困苦的时候,敌人用这些救了他的命,因此他依附于人,虽然包子黄金对修真者没用,但他记住了这个恩情,所以不是多珍贵的东西就能收买他,而是救命之恩,哪怕他曾是凡人,如今作为修真者已经很容易就能还清这些,但他依然用实际行动付出。不是在超世俗的世界追求世俗,而是坚持了自己的原则。但为了恩情背叛,还是背叛。这个配角在几百章之后遇到主角要去救他的旧主,他选择牺牲自己来帮助主角,以生命作为背叛的惩罚和对旧主的回报。”

(原话照搬,我觉得他说得十分有理)

创作启示:

  1. 要想创作理想人格,主人公要始终坚守一种品格,要有自己坚守的道。有且只能有一种为人原则。

  2. 为了人物的丰满,小人物也需要有信,但最重要的是要有挣扎。卑鄙者因利而动,迷茫者因情而惑。当纯文学中的人物不断反思痛苦堕落绝望时,超脱的办法是自由的做出选择,进行不违心的选择,而不只是因为局势而不得不动。

  3. 创作是基于世俗的,但最终要超出世俗。我最讨厌新写实小说了。絮絮叨叨的,生活就是那个样子,只强调写实只追求反思,不做出挣扎和选择对时代没有意义。网络小说之所以成功,就因为众多意淫的情节里,人物不再仅仅反思,不愿意因为过去的错误一直痛苦,而在于不论是对是错,都要踏出一步。这一步就是人真正出于自由的选择。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acmeeo.com/qiche/19705.html
(本文来自百思夜读整合文章:http://www.acmeeo.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相关推荐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acmeeo.com ©2017 百思夜读

百思夜读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