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思夜读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

中国来华留学生教育启示录: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大到强?

2019-08-08来源:91资讯


何为留学生?目前各国对“留学生”的界定尚未统一。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留学生的界定:“在一个本人为非永久居民的国家注册入学的学生”。从古代至现代,从东方到西方,留学生就一直存在人类的文明交流史上。早在隋唐时期,周边国家纷纷派遣留学生来中国留学,学习当时唐朝各种完善的典章制度和先进的工匠技艺。古代的留学生不像现代留学生类别界定这么清晰。按照现代对留学生的分类,大致可以分为学历生和非学历生,其中学历生包括专科、本科、硕士、博士;非学历生包括高级进修生、普通进修生、短期交流。同时按经费来源,还可以分为奖学金生和自费生。其中奖学金可以分为官方奖学金和民间奖学金;官方奖学金可以继续分为中国政府奖学金、地方政府奖学金和学校奖学金等;民间奖学金主要指企业赞助成立的奖学金。



我国现代对外留学生教育起步于新中国成立后。1950年我国接收了来自东欧5个社会主义国家的33名留学生。经过将近70年对外教育发展,截止2017年年底数据显示,我国共有来自全世界204个国家和地区的48.92万来华留学生分布于中国大陆31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的935所高校、院所等教育机构。现如今,留学生是我国高等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回顾中国对外留学教育发展事业,有些教训值得吸取,有些经验值得借鉴,有些总结必须着眼长远。新中国的成立,开启了我国独立自主与国外进行留学教育合作的先河改革开放,推动着中国留学教育由留学小国变成留学大国。新时代的来临,中国的对外留学教育开始走上由留学大国到留学强国的历史征程。



1950年“东欧交换生中国语文专修班”成立



在改革开放前,从1950年到1977年,我国总共招收各类来华留学生9325人。期间,由于文化大革命的爆发,从1966年至1972年中国没有留学生;一直到1973年开始恢复高校招生,才重新恢复留学生录取工作。这段时间我国招收来华留学生存在如下特点:


一是意识形态浓,招生政策政治亲疏明显

新中国成立后,由于西方国家对中国的战略封锁,中国外交政策,50年代一边倒,倒向社会主义阵营;比如1950年我国接收来自东欧5国首批33名留学生。紧接着周边社会主义国家如朝鲜、越南等先后向中国派遣留学生。1955年,越南方面派遣490人来华学习。60年代,反苏修反美帝,支援亚、非、拉民族独立的解放事业。比如,在中苏就意识形态问题大论战时期,阿尔巴尼亚同中国一道反对苏联的大党霸权主义,中国慷慨接收了从苏联转学来的几百名阿尔巴尼亚留学生。当时中国政府不仅妥善安排了这些学生入学,而且在我国经济条件非常有限的情况下,这些留学生每月可享受150元的生活补贴。1965年,为了援越抗美,中国政府接收了越南派遣的3000多名留学生。70年代,缓和与西方关系,支援第三世界的发展需要。比如1973年,中国在非洲援建坦赞铁路,为了给坦桑尼亚培养工程技术人员,中国政府接收了坦方几百名来华留学生。这一时期基本上来华留学生主要来自社会主义阵营和亚、非、拉第三世界国家。根据从1950年—1966年招生数据显示,中国共接受了来自68个国家的7259名留学生,其中来自北越的最多(5252名),其次为朝鲜(546名)和苏联(208名)。来自欧美及日本等18个发达国家的留学生,有135人,仅占总数的1.9%。



二是入学门槛低,教育培养难度大

在1977年之前,来华留学生基本不用入学考试。出于对第三世界的智力支持,中国政府降低了这些国家来华留学生的入学门槛,外国留学生有的只有高中或初中甚至小学文化程度,知识基础非常差,有的甚至不会小数运算。因为入学门槛低,这些留学生素质良莠不齐,有些学生除了文化基础薄弱外,本身还存在其他不良行为习惯,如习惯懒散、小偷小摸等。再加上汉语是世界上最难学的语言之一,很多人在语言关就止步不前。所有这些因素叠加,导致有一些留学生很难适应在华学习生活而中途选择退学。如1962年,就有83名来自非洲国家的留学生选择退学回国。


三是生活待遇好,享受超国民待遇。

改革开放前来华留学生基本上都是通过双边政府渠道接受来的奖学金留学生。这些留学生来华后,中方不仅免除了学费、住宿和医疗费用,还给学生提供生活费、暑期消夏活动费、旅费等8项补贴。由于地方政府对于留学生过于重视,错误地把留学生当作外宾来对待,忽视了这些人的学生属性。以至于1962年中央政府制定《外国留学生工作试行条例》规定:“对留学生的物质生活要适当照顾,但不能把他们当作外宾和专家看待,过分给予优遇,以免造成不良影响。”



当时这种招收留学生政策导向也直接导致了留学生管理工作遇到了很多困难。


一是管教权限分离,学校管理缺乏自主。

由于很多学生来自落后的第三世界国家,除了文化差异外,这些学生本身上还存在很多不好的生活习惯和行为方式。据1961年-1962年在北京高等学校接受教育的61名来自非洲国家留学生统计发现,一年多时间内,这些学生发生罢课、打架、打碎食堂餐具、偷盗等大小事件30多起。再加上当时对于留学生采取“留级和开除学籍”决定的权限归属于教育部,对于留学生的学籍处理必须经过教育部批准。同时,有些国家在华使馆会出面为留学生说情,上级部门和外事的介入非常不利于学校自主对留学生的管理。

 

二是素质良莠不齐,趋同培养效果不佳。

改革开放前,我们规定留学生必须先学习1至2年汉语,然后根据自己掌握汉语的能力适时转入相关专业和中国学生合班上课。这种趋同化教育,在当时留学生整体素质偏低,良莠不齐的的情况下,培养效果不是很明显。1974年,教育部制定《关于外国留学生教学和管理工作的暂行规定》对来华本科留学生的教学作了重新调整,规定“凡是能够统一计划的,均与中国学生合班上课;不能统一计划的,则可单独安排。”第一次把留学生单独教学合法化了。这种根据留学生量体裁衣的政策,从某种程度来说因材施教,适应了留学生文化底子薄,汉语能力较弱的缺点,提升了他们适应大学专业学习的能力。但是缺点也显而易见,留学生的差异性教学,人为设置了外国学生融入中国文化的障碍,从而也降低了留学生对中国更加进一步的深入了解。

 

三是自我认知偏差,政府妥协恶性循环。

由于这一时期来华留学生,尽管整体素质偏低,但是都是经过政府选拔而脱颖而出的。换句话说:“在落后贫穷的第三世界国家,整体文化水平不高,很多留学生都是矮子里拔高子挑出来的,这些人在他们国家是优秀的佼佼者。中国政府出于国际主义的政治考虑,让来华留学生享受超国民待遇。比如上世纪60年代三年自然灾害时期,留学生不仅能吃饱饭,还能去很多特供商店购买物资。他们的待遇水平类似于当时中国政府官僚体制里面的县处级。这种超国民待遇让有些来华留学生产生了认知偏差,内心自我感觉良好的小宇宙有点爆棚,认为中国政府将他们视作上宾。有些留学生只要稍有不满意的地方,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提出更多得寸进尺的要求。例如,改革开放前,我们规定留学生每月生活费为80元。按照当时的标准,我国在校大学生每月伙食费用只有10元,即使是参加了工作的大学毕业生每月也只有50元左右。但是,一些非洲留学生仍然组织请愿,要求增加生活费。后来,国家又决定增加到每月100元。当时留学生的认知偏差和政府的纵容,两者之间形成了恶性循环。这对我们当时留学生管理构成了严重挑战。


 

改革开放后,以邓小平为核心的老一代领导人,重新审视中国的未来,决定打开国门,重新拥抱世界。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中国对外留学生教育逐步向外开放,以更加理性务实的姿态对接国际留学生市场。改革开放后,中国逐渐抛弃以意识形态为主导的对外招生政策,开始从政治和经济角度去考虑对外留学生教育事业的发展。1978年至2018年,四十年的改革开放,是中国对外留学教育不断探索成长的时期;是中国对外留学教育由小变大的时期;是中国对外留学教育越加成熟自信的时期。这个时期中国对外留学生教育的主要特点如下: 


一是重新建章立制,确保生源质量,提高管理效率。

1977年底,教育部首次规定要求今后来华留学生必须出示高中毕业证书和成绩单;学习理、工、医科的留学生,更要在入学前接受基础知识考核。这就从某种程度上杜绝了过去只看“政治出身”、不看学习能力的招生政策。1979年更是确立了必须遵循“坚持标准,择优录取,创造条件,逐步增加”的方针接受留学生。1985年国家教委等中央部门制定了《外国留学生管理办法》 ,其中第二十四条规定:“对犯错误留学生的校级处分分为警告、严重警告、记过、留校察看、勒令退学和开除学籍。”这样把过去处理留学生的决定权由教育部转到地方学校,并且指出政府部门不应干涉。如1988年,由于南京河海大学一名本科三年级非洲籍留学生不服管理,带外来人员进入宿舍,与保安发生冲突,暴力袭击保安致其鼻梁粉碎性骨折。该校决定开除这名留学生。1990年,来自非洲扎伊尔的同济大学留学生因为四门功课考试不及格,补考仍不及格。学校对其作退学处理。该生对此不满,竟然殴打留学生办公室主任致其重伤。最后学校坚持退学处理决定。上世纪90年代初,我国逐步建立汉语水平等级考试制度。1995年,国家教委颁布了《关于外国留学生凭汉语水平证书注册入学的规定》,这样就确保来华留学生在专业学习前有了语言水平的客观评价标准,保证了留学生的学习能力。在如何提高留学生管理水平,打造更加专业化的管理队伍方面?从上世纪80年代起至今,我国就不断探寻留学生管理干部队伍专业化。 2010年9月教育部根据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 年)发布的《留学中国计划》提出国家要建立与中国国际地位、教育规模和水平相适应的来华留学工作与服务体系。尤其是要“建设一支相对稳定、爱岗敬业、熟悉外事、精于管理”的留学人员管理队伍。2017年3月,教育部、外交部等部门联合发布《学校招收和培养国际学生管理办法》,指出高等学校应设置国际学生辅导员岗位,配备比例、待遇等参照中国学生辅导员执行。这样国家就从制度层面为留学生专职化干部队伍建设提供了政策保障。

 



二是弱化意识形态,兼顾国际主义,对接国际教育市场。

改革开放之前,中国对外教育主要基于意识形态考量,优先接纳社会主义阵营和第三世界国家的留学生。改革开放后,尤其在1979年中美建交后,中国与西方大部分国家建立了外交关系。教育领域的合作是双边关系发展的重要内容。基于对等的原则,中国和西方开始互相派遣留学生。教育在某一特定的环境下不仅具有政治属性,也有经济属性。尤其是开放的国际教育市场,既可以促进人才流入国教育水平的整体性提高;也可促进其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如何建立更加开放的对外教育市场应该立足两个点:一是高校可以在国际留学市场自主直接招收国际学生;二是外国留学生和国内学生同等对待,趋同管理。


1979年,国务院批准了《关于接受自费外国留学生收费标准问题的请示》,为自费来华留学提供了条件。以1985年为例,全年来华自费留学生为1900余名,美国为1300余名,法国为220余名,澳大利亚为130余名。考虑到非洲与中国仍然保持着传统友好关系,基于国际主义,中国没有中断对非洲的智力支持。如1978年中国共招收1236名国际留学生,其中121名享受政府奖学金的留学生来自非洲。我们让教育走向世界,让更多的人了解中国的变化,提升我国办学的国际化水平。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我国将招收自费学历留学生、进修留学生的权利交给了高校。按照《招生自费留学生规定》:“自费留学生要求来华学习,由其本人直接向招生院校提出申请,招生学校根据有关规定决定录取事宜”。自主招生权利的下放,我国来华留学生生源更加多元化,渠道更广。1992年以邓小平南巡和中共十四大确立市场经济体制建设目标为契机,国务院颁布《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进一步突出学校的法人地位,扩大了高校办学自主权,学校成为来华留学教育的主体,自费留学生成为来华留学生的主流。当年来华留学生人数达14000余名,其中自费生学生首次超过10000名。这也是自费生第一次超过政府奖学金生。自此以后,全球掀起了留学中国热,自费留学生逐年大幅度增加。随着来华留学生的不断增长,为了更加方便中国学生与国际学生、国际学生之间的多元文化融合,促进生活、学习共同体的建设,趋同化管理逐渐成为高校留学生工作的主要趋势。



三是立足国家战略,制定中长期计划,数量优先兼顾质量。

留学生是搭建国与国之间交流沟通的桥梁;是促进国与国之间文明互鉴的文化使者;是提升留学所在国教育水平国际化的推动力;更是提升国家软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留学生教育不仅蕴含巨大的政治影响也包括潜在的经济利益。早在二战结束后,为了争夺世界优秀人才,实现“昨日国际学生,今日世界领袖”的软实力,西方国家先后制定了各种计划吸引留学生。如上世纪40年代末美国的“福布莱特计划”和英国的“科伦坡计划”、80年代欧盟的“伊拉兹马斯计划”和日本的“10万留学生接收计划”、21世纪初日本的“30万人留学生接受计划”、新加坡的“环球校园计划”等等。这些西方主要发达国家的延揽人才计划都比较成功地推动国家经济、教育、科技等领域的发展。    


开放的中国,随着综合实力的增强,逐渐意识到对外留学教育所蕴含的潜在巨大政治和经济利益。教育与国际接轨,人才与国际接轨这是我国改革开放之后,发展对外留学教育的应有之义。1998年,江泽民总书记在北京大学100周年校庆上提出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目标。总书记指出:“一流大学应该是民族优秀文化与世界先进文明成果交流借鉴的桥梁。”进入21世纪,中国加入WTO,经济实力赶英追美,国家综合实力进一步提升,同时也迎来了中国对外教育大有作为的重要战略机遇期。2004年,教育部在《2003-2007年教育振兴行动计划》中明确提出“扩大规模、提高层次、保证质量、规范管理”的来华留学工作指导原则。在2010年教育部为落实《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进一步制定了《留学中国计划》,力争在2020年来华留学生突破50万人。截止2017年年底数据显示,我国共有来自全世界204个国家和地区的48.92万来华留学生分布于中国大陆31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的935所高校、院所等教育机构。中国成为亚洲最大的留学生目的国。根据目前来华留学生的年均增长比例,2018年留学生肯定突破50万,比预计2020年提前两年实现目标。根据2017年底统计显示,来华留学生生源几乎涵盖全球所有国家和地区,生源前10名国家除自美国外,其他主要来自“一带一路”沿线周边国家,如哈萨克斯坦、泰国、越南、印度、巴基斯坦、俄罗斯、印度尼西亚等;学历结构明显优化,硕博高层次学历生比重持续上升。奖学金的资助对象更加注重生源的高层次。总的来说,在确保来华留学生数量增长的同时也兼顾了质量的提高。

 


2008-2017年来华留学生数据


发展对外留学教育是中国对接外部世界,实现自身发展的重要手段。正如毛泽东所说:“向古人学习是为了现在的活人,向外国人学习是为了今天的中国人。”发展对外教育也是中国走向外部世界,促进世界和平与发展的应有之举。进入新时代的中国,对外留学教育下一个目标是走向留学强国。在当前,虽然我国成为亚洲第一留学目的地,但数量的增长,表面的繁荣不能掩盖内部质量的问题,深层的矛盾。下一阶段的我国对外留学教育目标应该是提升质量兼顾数量,打造一张包金藏银的“留学中国”黑卡。培养一批知华、亲华、友华的国际力量,实现“今日国际学生,明日世界领袖”培养目的。


 2018年,中国对外教育走过了近七十个年头:前三十年河东,一路向东,稳扎稳打,从无到有;后四十年河西,一路向西,横刀立马,由小变大。


新时代,下一个目标“留学强国”既是中国梦,更是大国的自信。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acmeeo.com/qiche/18822.html
(本文来自百思夜读整合文章:http://www.acmeeo.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相关推荐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acmeeo.com ©2017 百思夜读

百思夜读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