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思夜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家居 >

许世友为何不肯原谅第二任妻子

2019-04-03来源:今讯网
许世友为何不肯原谅第二任妻子

许世友田普夫妇和他们的孩子。

为躲迫害

深明大义的婆婆让媳妇改嫁

1941年,许世友奉命率部开赴胶东。经过一段时间的艰苦战斗,抗日根据地不断扩大,许世友的工作越发繁忙。

由于没有家庭,生活无人照料,许世友整天胡子拉碴,衣服脏了也不脱下来洗。胶东军区后勤部部长高大山在根据地的兵工厂里为许世友物色了几位品貌端正、思想进步的胶东姑娘,要许世友选择。许世友说:“也好,省得她再来纠缠。”

许世友所说的“她”,是他的第二任妻子雷明珍。

1935年7月,红四方面军在懋功与红一方面军会师。当时,中央和红一方面军党政军高级干部不少人都结了婚,红四方面军也开始解禁,决定军以上干部可以找革命伴侣结婚。

政委王建安对许世友说:“军长,你可以结婚了!”

“俺家里有老婆,哪能搞那个!”许世友毫不犹豫地说。

“你过去不是说你老婆不是被大肃反肃杀了,就是被国民党强迫改嫁了吗?”王建安提醒许世友。

许世友叹口气说:“是啊,她和我四弟仕胜一起被县政治保卫局抓去了,我四弟被杀害了,她……我西征离家四五年,眼下她死活不知啊!”

王建安说:“被保卫局抓去,能有几个活着出来的。徐向前总指挥的妻子程训宣、王树声副总指挥的妹妹王英,不都是被保卫局当作‘改组派’抓去杀掉了吗?你的妻子肯定不在人世了。”

其实,许世友的结发妻子朱锡民没有死。她被乡苏维埃政府无罪释放后,继续在村里做妇女工作。1932年10月,红四方面军主力突围西征后,白匪军随之而来。白匪军对待红军家属的手段极其毒辣,逼他们改嫁“良民”为妻,否则就要将其卖掉。在白色恐怖下,朱锡民带着儿子黑伢(许世友的长子许光)东躲西藏,心惊胆战地度过了3年时光。一天,反动保长找上门来,硬逼她改嫁,否则就把她卖掉。这种情况下,朱锡民仍然誓死不从。许母劝她:为了把黑伢拉扯大,你一定要坚强地活下去。朱锡民无法,被迫嫁给一个以杀猪为业的姓王的后生为妻。这个后生为人本分,通情达理。他不但抚养了黑伢,还常让朱锡民带些猪肉和日用品到许家看望许母。

1949年11月,全国刚刚解放,许世友思母心切,但因工作忙不能回家看望,便写信给三舅李永顺,请他把母亲送到济南来安度晚年。说起朱锡民,许母说:“黑伢他娘改嫁是我做的主。你想,在那兵荒马乱的年代,她够苦的了,一个妇道人家过日子多不容易呀!你离家这么多年,也不捎信来,谁知你是死是活?总不能让人家老等着你。”

许世友说:“娘,你做得对,这不能怪你。她改嫁了,也不能怪她。”这是后话。

幸免于难

心灵创伤却难以愈合

许世友听了王建安的话,估计朱锡民已不在人世。王建安趁热打铁地说:“我给你介绍一个吧,你一定满意。”

“谁?”许世友问。“雷明珍!”王建安说,“你在达县发动群众建立根据地时,常提到的那个‘雷县长’呀!”

许世友笑了。他对雷明珍早有好感,在达县一起搞打土豪分田地的日子里,这位年轻的女县长好学上进,对他也非常关心。只是方面军有规定,不论干部战士,一律不准恋爱结婚,许世友才未敢多想。现在规定放宽了,他可以结婚了,何不试一试呢?于是,他对王建安说:“政委,你去问一下可以,但要掌握两条。第一,结婚自由,不能强迫。第二,不准声张,不要羊肉吃不着,还惹一身腥。”

不久,许世友带红四方面军北上,进入渺无人烟、险象丛生的草地。在王建安的安排下,雷明珍来到许世友的身边。他们一起战严寒、斗风雪,经过一段时间的进一步接触了解,相爱结婚。红四方面军第三次过草地,调任骑兵司令的许世友奉命收集大批牛羊供部队食用。细心的雷明珍将牛羊毛收集起来,搓成毛线为许世友织了平生第一件毛衣。

许世友与雷明珍相亲相爱,同甘共苦的情景,曾使陈再道、陈锡联这些师长们眼馋。他们对许世友说:“军长,和尚(许当过8年和尚)能讨老婆,为什么我们凡夫俗子不能?”许世友很得意,戏言道:“谁叫你们不好好打仗?打到军长的位置上,不就可以结婚了吗?”

三大主力红军会师后,许世友进抗大学习,雷明珍被分配到延安搞妇女工作。虽然他们分居两地,但感情日深。后来,许世友因“抗大事件”被捕入狱,使他与雷明珍理应美满的婚姻发生了变化。

许世友被关押时,审讯员曾问他:“还有什么要说的吗?”许世友坦然说:“方便的话,带个口信给我老婆,我临死前叫她来一趟。顺便将那件毛衣带来。”

当时的许世友自忖闯了大祸,分外想见到妻子雷明珍,把自己计划出走的真实想法告诉她,寻求理解和安慰。可是,等了几天,雷明珍始终没有来。审讯员告诉许世友:“你的要求我转告了雷明珍。她让我交给你一封信和一个包裹。”许世友接过信,迫不及待地展读:“许世友,我恨你!我决不爱一个反党反革命分子!为保革命的纯洁性,咱俩一刀两断,我坚决要求离婚!请你看后签字。”包裹里的毛线衣也被剪成了碎片。

许世友如五雷轰顶,差一点昏过去!在他最需要安慰的时候,雷明珍竟是这么不近人情,他失望了!“我许世友今生今世瞎了眼!”他向审讯员借过笔,在雷明珍的信上用力写下了“坚决离婚”4个字,并签下名字。

由于毛泽东的干预,许世友幸免于难,并重新带兵打仗。雷明珍对自己的冲动和轻率追悔莫及,多次向许世友认错并希望复婚,但许世友不肯原谅雷明珍。无奈,雷明珍给许世友心灵上留下的创伤难以愈合。据说,有人曾将许世友和雷明珍反锁在一间屋里,希望他们能好好交谈,沟通思想。许世友却不领这个情,破门而出,扬长而去。

相伴40年

和第三任妻子育有6个子女

“山东的山,山东的水,山东的姑娘胶东美。”人美不美,许世友倒不怎么在意,关键问题是要经得住考验,不要像墙头上的草随风倒,不要有“乱七八糟的思想”。高大山把物色的几个姑娘的简历说给许世友听。有一个是五支队被服厂的田明兰,17岁,牟平县农村姑娘,7岁死了爸,靠妈妈白天翻地、拾粪、种庄稼,晚上推磨养活她们兄妹。明兰9岁那年,牟平遭饥荒,全家人眼见就要饿死,奶奶做主,让一户人家把明兰领去当童养媳,换来两斗粗谷活命。1939年,八路军五支队来到牟平,明兰冲出家门,跳出火坑,在区政府受训几个月后,被分配到五支队的被服厂工作。高大山说着,就从挎包里掏出一双新布鞋递给许世友,接着说:“这是她做的,你穿穿看。”

许世友接过鞋看了看说:“手艺不错。不过这八字还没有一撇,我怎么收人家礼物呢?”

高大山说:“这叫‘拥军鞋’!”

许世友说:“那我就收下了。”

高大山还想继续介绍物色的对象,许世友摆摆手说:“不用了。不过你只讲她的情况,我的情况你有没有给人家说?”

高大山笑道:“你的情况还要介绍吗?全胶东早就家喻户晓了。”

1943年春天,许世友和田明兰举办了婚礼。婚礼仪式是简单的,没有燃放鞭炮,没有亲朋祝贺,有的只是喜糖一包,清茶一杯,生死之交的战友一帮。他们在一间稍微收拾、权当新房的破屋内,开了一个座谈会,大家表示祝贺。许世友当场表演少林拳,为婚礼增添了喜色。

婚后,田明兰改名田普。许世友上前方打仗之前,让警卫员备马送田普到了胶东党校,并亲笔给当时的校长聂凤智写了封短信:“田普同志目前随你校行动,请安排她的学习和工作。”聂凤智对许世友十分敬重,当然对他的夫人也很关心。

不久,组织上正式给田普安排了工作,担任许世友的生活秘书。

1985年10月22日,许世友逝世后,田普写下《将军留下的……》文章,深情地回忆:“正是在抗日战争的烽火中,我们相识了,记得我第一次在胶东五旅相识你时对你还有些敬畏,但你那许多传奇般的英雄事迹却深深地激发了我,其后的几十年内,你成了我的严师益友。”

许世友和田普相依相伴40年,养育6个子女。

(摘自《福建党史月刊》)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acmeeo.com/jiaju/149.html
(本文来自百思夜读整合文章:http://www.acmeeo.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婚姻 许世友 雷明 根据地 王树声
相关推荐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acmeeo.com ©2017 百思夜读

百思夜读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