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思夜读
当前位置:首页 - 读书 >

吴熙琄博士谈“教育工作者如何利用叙事技术与学生谈心谈话”(中)

2019-07-20来源:玉溪信息港

新年快乐

幸福安康



福利继续送,2018年12月6日,吴熙琄老师亲赴成都,在四川师范大学为大家带来了一场精彩的讲座——“教育工作者如何利用叙事技术与学生谈心谈话”,现场座无虚席。本场讲座熙琄老师从多个角度分享教育工作者们如何跟学生谈心谈话(同样适用于家长跟孩子的谈话),满满的干货,拈来就用的技术和问话,错过了现场讲座的伙伴,可别再错过这篇逐字稿啦上一期“吴熙琄博士谈“教育工作者如何利用叙事技术与学生谈心谈话”(上)”推出后,好评如潮,都催促着赶紧出新内容,大家调频好熙琄老师的语气语调,我们开始吧!




尊重痛苦


 生命是需要约会的


这跟“问题”可能也是雷同的,就是在叙事里面说,学生的困难要被尊敬,学生的困难要被珍惜。在我们原来的心理学里面,我们都说困难要解决,要处理。只有处理干净了,这样子才是好的东西。但是在叙事里面会说,个案的困难要尊敬他,然后试着外化他,然后再看看在困难里面个案是怎么去面对的?然后这个个案有没有从克服困难中去发现自己的能力?学生本人也不等于是困难。所以珍惜困难,你们觉得学生希不希望我们能够珍惜他们的困难啊?怎么样说学生希望我们珍惜他们的困难?我想要请……可不可以请你说话?我刚刚感觉你在思考,可以吗?

小a老师:谢谢老师!我觉得就是因为很多学生觉得,别人都不太重视他自己的问题,不把他的问题当问题,因为在我们学生心目中可能我在面临着我的困难,对我来说这个困难已经影响到我,或者让我觉得很难受,很痛苦,但是可能对于其他人来说,这可能不算什么,我会觉得别人不理解我,没有人懂我现在心里的难受。虽然对于一些人来说,这些问题不算是问题,但是对于我个体来说,就算我现在不需要解决这个问题,我还是希望有人把我的问题我的困难当作是一个比较重视的问题,而不是说像周围的人一样,觉得这不算是回事儿,希望有人能像我一样去感受这个困难,我是这么理解的。吴老师,我可以问个问题吗?我遇到一个学生,他意识到他的未来,看得到希望,也知道总有解决的那一天,知道有一个口在那里等他,但是他提出,他现在很痛苦,不知道如何去度过,看得到,找不到路,我该如何去帮他解决呢?


熙琄老师:这是好问题,可能有不少学生会有这样子的经验,我觉得这个时候,可以跟这个学生说,你跟老师说的这一点特别的实在,就你现在是痛苦的,不知道如何往未来迈进。然后这个时候其实可以陪伴他的痛苦,就是去看说,这个痛苦指的是什么?我也会用玩偶,如果他可以的话,痛苦想表达的是什么?痛苦出现的时候,需要它的主人怎么照顾它会比较好?痛苦需要被理解的是什么?是这样子的,痛苦这个词啊,我们大家都会说,但这个词感觉是很抽象的,如果我们用玩偶或是用一个抱枕,或是用一个什么东西来让这个痛苦具体化,然后去访问痛苦,痛苦想要怎么被关心?痛苦想要怎么被理解?痛苦想要主人怎么跟他在一起?主人想跟痛苦说什么?就是主人不等于是痛苦,叙事很棒的地方就是,把问题拿出来说,不是塞在身体里,打开痛苦的对话空间,让痛苦可以流动,就看痛苦未来会希望主人怎么跟他在一起?在我的经验里面,可能痛苦背后还有故事,可能痛苦背后是对生命有一些期待、一些渴望,希望去做一些事情,因为还达不到,所以会痛苦。如果痛苦背后的善意,可以被看见被理解的时候,对痛苦会带来一份力量、支持跟关心。

我现在觉得这些对话,如果把它外化出来,会让问题从抽象走向具体化,而且主人跟痛苦就拉出距离,主人不再是淹在这里面的痛苦,而是让痛苦有更多的话。有点时候我会做一点艺术治疗的工作,如果我们跟个案的关系还不错啊,我也会说,老师觉得今天痛苦应该出来跳跳舞,我们来挑一段音乐好不好?或者下回你带一段你喜欢的音乐,让痛苦可以表达,如果他带了一个音乐来,就让他去用身体表达那个痛苦,表达完了之后,再去看看说这个痛苦想表达的是什么?身体也可以表达痛苦,痛苦有表达和没有表达是不一样的。

叙事里面有一个概念叫做搭脚手架,搭脚手架就是,个案目前是痛苦的,然后搭搭搭,未来他的痛苦会慢慢的减少,慢慢的可以做到他想做的,这中间做一点外化的对话呀,做一点舞蹈呀,有时候画画呀,把痛苦画出来,痛苦想让主人看到的是什么?我越来越觉得生命是需要约会的,跟痛苦约会,让痛苦被关心被看见。我也会跟来访者说,谢谢你的痛苦,老师听到痛苦的想法,让老师觉得痛苦好细心啊,痛苦其实很想告诉我们很多东西,可能以前我们还没有机会听到,今天听到痛苦的声音,发现痛苦是有它的意义跟价值的。

我要说的是痛苦如何被尊敬,痛苦的故事如何被听到,痛苦的价值如何被看见。就是人的痛苦,还有愤怒,还有害怕、悲伤、自责、惭愧、内疚、惶恐、焦虑,就人的所谓负面的东西,都需要被尊敬,尊敬就是用外化的、解构的、好奇的视野去聆听这些以前没有机会被听见的声音。我自己觉得叙事的工作,是深深的关怀的工作,就好好的关心,过去我们不知道关心的方式。我希望这些就参考看看,然后你也可以创造属于你的方式去跟人在一起,因为啊,我觉得人都好需要被关心,人都好需要去梳理,人都好需要去说别人听不了的故事,如果我们有叙事的哲学观,我们就可以安静的,不害怕的,稳稳的去听这些东西。




独特性


 尊重在地性知识

在前面可能也有提到,就是每个学生都是独特的,不管他来自哪里,也就是每个生命都是难得的,我觉得太多的学生可能在生活里没有办法去看到自己的独特,所以有很多的痛苦,我们做老师的人,怎么样去看到他们的独特,我觉得是很可以去努力的。


在叙事里面说在地性的知识,这个可能跟我们今天说的这个主题不相关,但是我刚刚想到,还是跟大家分享。


前段时间我在台湾做督导,有一个咨询师,他陪伴一个小学的学生,学生有一些过动的情况,陪得挺好的,用叙事的方法外化过动,让学生找到他的方式可以上学,跟同学的关系也都不错,但是这个咨询师对于怎么陪伴父母觉得有一些困难,爸爸是鱼贩,就是卖鱼的,妻子是从越南过来的,到台湾的时候,她本来以为她可以嫁给一个有钱的鱼商,没有想到是每天都要到菜市场卖鱼的鱼贩,这位妻子非常的痛苦,她每天除了陪着她的丈夫去卖鱼,还去做别的零工,在那个描述里面就说这个妻子可能是死要钱,我当时在督导里面,我就说我不知道这么一个越南的女性,嫁到台湾是不是她有她的希望?


会不会她希望可以经济好一点,可以帮助自己在越南的家庭,所以她要努力的赚钱,可以帮助她的家。那也是一个不容易的渔民,不容易的家庭,我就说我们可能需要看到这个妈妈背后的故事,而不是用标签化的方式去说这个妈妈死要钱,这个咨询师听了这个故事之后,他非常的震惊,因为他发现他在贴标签,他觉得这个妈妈怎么能这么死要钱,所以他对妈妈就没有好奇,后来因为这个督导,这个咨询师回去咨询之后,就开始好奇这个母亲。


就问这个母亲说,你嫁到台湾来,你最不容易的地方是什么?这个母亲第一次在咨询里嚎啕大哭,一种充分被理解的感觉,她一个人离开自己的家乡,嫁到台湾,她有她想做的事,有她的梦,结果没有办法完成,那个咨询师他就跟我说,老师,谢谢你那一次的督导,让我看到这个母亲的在地性的文化跟故事,不再用台湾的角度去要求这个妈妈,而是去看到她的努力她的不容易,太多这种在地性知识是需要去理解的


我觉得叙事很宝贵的地方也是在地性知识,比如说单亲的家庭,我们一般都会说这是单亲的家庭,无意当中就贴标签了,但是我们要去看见单亲有单亲值得被尊敬的地方,单亲有单亲难的地方。很多年前我做一个督导,有一个大学生,个很高的男孩子,他说他是一个单亲的家庭,他晚上都要等妈妈回家他才能睡觉,我说,哇,你是一个贴心的孩子,他说是啊,家里只有妈妈跟我,妈妈就这么一个儿子,妈妈没有回家我睡不着觉。我就在想,哇,两个人生活那种互相关照的能力也是要被尊敬的。


在坊间有时候人们谈到单亲家庭,有时候字里行间会病理化,那我觉得叙事就是要去病理化,不要随便去对任何的族群下定论下标签,要去看到每个族群都有它不简单的地方,我们的学生可能也会有很多不同的文化、不同的在地性知识。





看见自己的好


 建构自我认同的根本


看见自己的好,不再是理所当然的细节,建构自我认同的根本。你们觉得学生看见自己的好重不重要啊?你们平常怎么陪学生看见他们的好啊?


对话:

小b老师:就我会问他们,你的兴趣爱好是什么?让他们在我面前发挥和表演他们的强项,比如说读书、跳绳、表演心理剧等等,然后每堂课都做,这是从兴趣开始,能够展现自己。

熙琄老师:当你邀请他们展现自己的兴趣,对后来你们之间的关系带来的是什么?

小b老师:很快,可能是一节课,最多是两节课,他就从别人口中各种被贴标签的坏孩子,傲慢的,完全是成绩差,习惯差,常跟别人打架的孩子,在我这儿变成了能够帮助我,收理沙盘,帮助我引导另外一个孩子完成今天课程的好孩子。

熙琄老师:感觉就是学生被看见他的好,他就会呈现不一样的他,就算别的老师看不见。

小b老师:我觉得是这样的。

熙琄老师:哇,好棒好棒,真好,真好!你就在见证这些学生的能力,从他的兴趣,从他的喜好着手,而不是从他的问题着手。

小b老师:我自己也在学习成长中,我发现我以前不太喜欢他们动来动去啊,或者是在上课的时候纪律不好,或者说话打闹一下,但我现在就越来越能够接纳他们所有的表现,即使有别的老师在我的课堂上来看,我不在乎别的眼光评判,我觉得这一点对于我和他们之间的相互帮助也是很核心的。

熙琄老师:是的,特别重要。这是你跟学生在一起,你如何跟他们在一起,你是有你的思路的,好像从他们的兴趣,从他们的好开始,那个关系打开了就很不一样。

还有其他的人想说吗?如果没有的话,我也想请你们两个两个的人再说说话,就是你们平常怎么看见学生的好?你们说说在你们的工作里面,或在生活里面,怎么去看学生的好?

(热烈讨论ing……)

看见自己的好,不再理所当然的细节。我觉得人都非常需要被看见,还有那个细节,在叙事里面,就是说闪光点、特殊意义事件,如果一个学生,他的故事都是暗的,都是黑的,学生会很没有价值感,但是如果他发现自己有很多宝贵的地方,或是一些些宝贵的地方,有了信心,学生就比较容易往前走,信心是重要的。



意犹未尽呀,更多精彩,请听下回分解!

爱的对话今年将采取线上+线下,致力把后现代叙事疗法的更多实用干货带给大家,线上有干货分享(别忘了添加爱的对话微信公众号哦),线下有实用课程和主题应用工作坊,3月8-10日熙琄老师成都亲授“死亡&创伤应用工作坊”,内容包含死亡、创伤、危机干预、自我关照和反思,开课前一个月报名享早鸟价,目前报名人数较多,剩余名额已不足20位,有意愿的伙伴欢迎添加微信号了解,微信号1:19398192(胡老师);微信号2:13880165317(李老师)



更多链接:

吴熙琄博士谈“教育工作者如何利用叙事技术与学生谈心谈话”(上)




吴熙琄老师简介



叙事疗法创始人迈克·怀特老师的华人弟子。怀特老师去世后叙事疗法在华语世界的继承人。1993年于美国爱荷华州立大学婚姻与家族治疗博士毕业,旅居美国二十多年,从事家族治疗和叙事治疗的研究和实践。2005年回台定居传播叙事治疗的种子,多次应台湾心理学会、台湾师范大学等的邀请举办叙事治疗的演讲及工作坊,并有自己的个性工作室,开展叙事治疗的咨询和督导工作,并审阅了大量叙事疗法的书籍在台湾翻译出版,广受岛内专业人士和心理咨询师的推崇。

学历:美国爱荷华州立大学婚姻与家庭治疗博士

任职:  美国陶斯(The Taos Institute)后现代学院院士(2009-now)

        美国休士顿盖瓦斯特中心(Huston GalvestonInstitute)特约教授(2011-now)

         曾任美国哈佛大学教学剑桥医院「婚姻与家族临床中心」顾问与督导

         曾任美国剑桥家族训练中心董事

         美国婚姻与家族治疗协会认证督导

         曾任数所大学家族与婚姻治疗研究所兼任教授



点击阅读原文有惊喜~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acmeeo.com/dushu/14654.html
(本文来自百思夜读整合文章:http://www.acmeeo.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acmeeo.com ©2017 百思夜读

百思夜读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